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河大情缘   >> 正文
 

幸福在一所淡定的大学

母校河南大学建校百年的断想
新闻作者:李申申 已访问:5948 责任编辑:陈钟

    1977年,作为曾经上过山下过乡并在教育遭受严重摧残时期担任过中学教师的老三届高中生,我与共和国的540万名考生一起走进中断了11年的高考考场。最终,我以当时四门课程300多分的优异成绩,与27万名考生一起有幸进入大学继续求知问学。

    我进入的高校是河南大学。当时已年届30的我,怀着三重幸福感就读于河南大学:

    一是终于实现了进入大学深造的梦想。我们这代人,并不是历史的宠儿,甚至也没有受到历史的眷顾。生活的道路曲折坎坷、艰辛多难。因此,赶上了继续深造的末班车,那种内心的幸福感是当今的年轻人所难以理解的。当然,艰难的经历也锻造了我们这代人淡定笃实、逆境奋进、宠辱不惊的品性,一如我的母校河南大学。我曾经宽慰抱怨自己生不逢时的学生,他们称自己是被试验的一代。我对他们说,假如你们是被试验的一代,我们就可以称为被遗忘的一代。被试验至少说明有人在关注你们。对于人生,无论我们处于什么样的时代,都不要抱怨、不要泄气,更不要沉沦,我们需要的是沉思、是面对、是行动。

    第二重幸福感,是我们77级的学生有幸直接聆听了当时还健在的学养丰厚、思想深邃、不事浮华、心中充满忧国忧民之情的老一代教授、先生们的面授真传,这种真传至今让我受用不尽。当时,老先生们刚刚摆脱“十年动乱”的磨难,身上似乎还带着一丝疲惫和心灵深处的创伤,但他们在课堂上那神采奕奕的讲述,仿佛使他们忘却了一切心中的不快,进入了纯真的梦幻境界。学生们也在他们的精辟讲述中,尽情地吮吸着知识的甘露,丰富和充实自己,成熟并成长起来,终成一代学人,活跃于祖国的各条战线。那些衣着极朴实、外表极普通的老教授们,在学识、人品、情操方面对我们的影响,绵延久远,随着岁月的流失反而更加清晰可见。一所大学,正是有了这些令人肃然起敬的先生们,才使大学名实相符,成为真正的大学。而今已过耳顺之年的我,虽然也已成为有一定资历的老教授,成为了博士生导师,也会不断地听到学生们的一些赞美之词,但我内心深知,和那些老先生们的学养相比相差甚远。从教了几十年后,我才理解“活到老,学到老”这句极普通、极家常的话其中所蕴含的深层意义。

    第三重幸福感,在于当时的学界,当时的高等教育领域,几乎感觉不到三六九等。各类高校,都把对学术的真诚追求看作自己的使命,因此在学术交流中的平等氛围至今仍令人难忘。那种真诚,那种探讨,那种思想的交锋,使我不禁想到了春秋战国时期的百家争鸣和南宋时期的“鹅湖之会”。也因此,我在河南大学的学习不仅愉快、尽兴,而且也使我养成了求真笃实、淡定坚韧的个人品性。

    初进河南大学,我只知她是青年学子寻知探宝的根据地。时间一久,我才深切地了解到河南大学有太多太多的故事,太多太多的艰辛,但也有太多太多的执著,以及太多太多令人感动的艰难跋涉。在河南大学百年的发展中,曾有过令人羡慕的辉煌,但更多的是曲折坎坷、艰辛磨难。其中最使我动情的,是她无论在辉煌之时,还是在低谷之中,无论是曾拥有被命名为国立河南大学的骄人头衔,还是作为连“211”院校、甚至连省部共建都没有进入的地方普通高校,她始终从容淡定、执著进取、宠辱不惊。

    在她的源头之处,当其前身——河南留学欧美预备学校建立时,就有着鲜明而浓郁的文化特性。她建立在千年科举考试制度的终结地——河南贡院的旧址上,承载着华夏文化的转折与重生。同时,她沐浴着辛亥革命的风雨应运而起,面向世界迈上了国际化的道路。两者的推动力叠加在一起,使日后的河南大学在发展中凸显了中西合璧、内外文化交融的特质。或许正由于此,给河南大学增添了淡定而执著、坚实而又积极进取的文化定力。

    河南大学办学最艰难的时期,是在上世纪50年代的院系调整之后。一所综合性的国立大学,先改为河南师范学院,后又改为开封师范学院,只剩下了文科院系。一些起支撑力量的院系如农学院、医学院、行政学院、水利系、财经系、植物病虫害系,乃至于全部的理科系,都纷纷脱离了母校的怀抱,或者单独成立学院,或者被并入省内外的其他高校。后来,在全国掀起的合校热潮中,河南大学因地缘的关系也没有遇到良好的机遇,与其他高校相比,差距更加拉大。这就像眼看别人坐上了汽车、飞机在飞奔,而她却只能拉着人力车挥汗如雨,步履蹒跚。河南大学太缺乏强有力的支撑。但即令在此境况下,倾心学术的老教授们也始终没有停止探索的脚步,因为在他们身上已深深融入了河南大学的办学精神与品性,他们与学校互为依靠、互为支撑,以其积累了一生的学养使河南大学在极其困难的时刻仍有标志性成果不断产生。这种精神,这种品性,也深深地影响了中青年一代的学者,使他们在感动之余也立身奋起,为学校的发展倾注生命。我亲身经历了河南大学从最低谷艰难而执著地向上爬行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河南大学不仅在人文社会科学领域保持着自己的优势地位,取得了值得自豪的成就,而且在理工科方面也迎头赶上,并在当今拥有了若干项具有国内领先地位的科学成果和学术带头人。

    作为曾经的河大学子,而今的河大学人,我对河南大学的情感、对河大精神的崇敬、对河大发展的祈愿,不是用一般的书面语言所能表达清楚的。沐浴着河大精神而成熟起来的我,也力图竭尽所能把河大精神传承给下一代的学子们,并企盼河大精神能代代相传,永无止境。因此,在河南大学工作的30年中,我竭尽所能,努力为师,以求不辱使命。当学生们尊称我是“经师与人师的完美结合”时,当学生把我所教的课程赞誉为他“求学生涯15年来所听到的最好的一门课”时,我在深深地感动之余,并没有洋洋自得之意,也没有欣喜若狂之感,我自感在我身上并没有特殊之处,我只是在践行着并力图传承着河大的精神,力图在向前辈们看齐。

    一所大学,无论如何发展,都不能没有灵魂、没有精神,这是大学的生命之所在。缺失了灵魂和精神的大学,无论怎么改革,都只不过是一架机器,徒有躯壳而已。因此,真正一流的大学,真正一流的学者,是在大学精神的引领下,去追求学术的真诚、学术的品位、学术的个性。我赞叹于母校河南大学百年来对大学精神的恪守,感叹于她那淡定儒雅的君子风范。我也祈愿她在新的征途中,步子迈得更坚实,成果更加辉煌,并使大学精神得以永远弘扬。

录入时间:2012/9/26 16:48:25
#上一篇新闻:旧址新学 泽惠中原
#下一篇新闻:河大求学杂忆
 
河南大学版权所有◎2010 地址:中国·河南·开封·明伦街/金明大道 邮编:475001/475004
校庆专线:0378-2868833 校庆邮箱:xq100@hen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