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河大情缘   >> 正文
 

难忘“曼德利”

新闻作者:訾晓霞 已访问:5238 责任编辑:陈钟

    我心中的河大,是二十九年前告别时的那个校园,东依旧城墙,北邻古铁塔,最喜欢的地方是大礼堂前面一左一右的两栋楼,右边是图书馆,灰白色的三层楼,外廊六条颀长的欧式圆柱,西方建筑的轮廓,却有镶门嵌窗,蓝瓦挑檐,东方建筑的雕琢。常常在晚上徘徊于楼前的绿丛,看树影滑过楼栏的银辉,在一钩月下耳语,刚刚看了电影《蝴蝶梦(Rebecca)》,我们称她“曼德利”,电影里庄园的名字,因为那楼的幽密和西式,中文系的女生,总是会联想。

    更多的时候是白天进去借书,熙来攘往的学生们被柜台隔在进门后一块不大的地方,从靠墙的匣子里查找图书卡,填好借书单,然后把单子放入悬在空中铁丝上的夹子,用力一甩,那夹子便沿着铁丝悠悠地驶入柜台内的区域,等着图书管理员取下借书单消失在藏书区的门里,剩下的时间便是眼巴巴地盼望,一边想象着那个门里面的样子,那里面是多么令人神往,如果自己能够在书架中穿行,等待的心也许不会那样忐忑,失望过很多次,但是每一次奔向她的热切依然如同朝圣,整整四年。

    隔路相望的是图书馆的阅览室,一座华美的中式建筑,清晨拿一本书一路走到阅览室旁边的甬道,一边望着那些高啄的屋檐和透雕的垂柱,一边背诵“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 ”,或者“爱惜芳心莫轻吐,且教桃李闹春风”,甬道边的丁香扑面,楼门卷棚上的晨霞浮金,自觉馥郁盈手, 流连不忍返回。

    傍晚的阅览室门前总是早早围满学生,一旦门开,便蜂拥而进,抢占一席座位。我经常是其中的一人,有时候顾不上仔细吃饭,便匆匆赶去等候,迟到一步,将是座无虚席。不是不可以去教室看书,只因为在阅览室才能读到杂志,或者,就是喜欢阅览室的宽桌厚椅和红木地板,过往的脚步轻踩在红木地板上咯吱作响,像佛堂的木鱼声,让人凝神,让人集中思绪,在阅览室永远不知道什么是寒窗苦读,而只会觉得时光短暂,总是在催促中急急看上最后两眼,总是那么不情愿地离开。

    我的图书馆情结就是在那时种下。

    来到美国后上第一节英语课,老师便介绍了公立图书馆:那是个你们一定要去的地方,只有本地居民才能享用的地方,你们会喜欢那里,没有人不喜欢那里。的确,我第一步走进去就心花怒放,尽管那个图书馆的外观不恢弘显赫,但内部宽敞雅致,我终于可以在一排排书架前浏览寻觅,也可以无限量地借出需要的书,无论是用以复习托福,还是烘烤蛋糕。我可以借杂志,借电影,借游戏;如果需要,还可以借照相机,摄影机,还有艺术品呢,借一幅油画挂在家里, 难怪英语老师说人人喜欢图书馆,Yes, everybody loves Library! 即使什么都不借的人也喜欢那里,小孩子去听人讲故事,老人歪在角落的沙发里睡一觉,没有喧闹,没有冬寒暑酷,比坐在星巴克自在,除了睡醒不能马上喝一杯热咖啡。美国几乎把图书馆的功能放大到极限,使我对图书馆的渴望一方面得到满足,一方面更加心仪。

    找工作的时候麻烦来了, 所学的“满腹经纶”,在这个地方百无一用,行吧,去学一个有用的专业---医学的斜视矫正,这个大学医学院的眼科在全美屈指可数,学成了还怕没有工作和收入?但是,学得没有耐心,眼睛里的神经和肌肉枯燥不堪,还是图书馆吸引人,图书馆里的书香勾人心魂。

    结果是放弃学习,在图书馆找份工作,其实喜欢图书馆工作的人不仅仅是我,图书馆的工作位置竞争相当激烈。我终于可以“拥有”图书馆了,每天早上开门前,图书馆是我一个人的,我一边检查,一边与架上的图书对话,它们都有生命。这是一个大学医院的病人图书馆,在大学的十多个图书馆里,小得可以被忽略不计,在庞大的医院建筑群里,占据一小片明媚温馨,图书馆收藏有限,但品种不匮,我对图书馆的功能有了新的认识,病人或者家属打一个电话,所需书刊,电影,游戏,手提电脑等等就会给送到床头,一个图书管理人员不仅要及时帮助借阅者找到所存资料,而且要有问必答,不是必须上知天文,下通地理,而是能够寻找到打开芝麻之门的钥匙。一天八个小时呆在图书馆,我仍然不觉得够,有时候下班后关好图书馆门,并不急于回家,而是坐在靠窗的沙发里,哪怕只是看着窗外的黄叶慢慢堆阶。我是把大学时对图书馆的渴慕,放在这时来偿还。

    后来转到大学法学院的法律图书馆工作,这是全美第二大,也是排名第二的法律图书馆,有些方面胜过排名第一的哈佛法学院图书馆。这个老牌的学院派图书馆,上下四层,一百多万册收藏,书架郁郁垒垒,犹如密叠的森林,走在书架中,望着那些法律典籍,不免心生瞻仰。图书馆的最高长官是法学院的一个副院长,老头曾经参与修订州法律,七十多岁了,说话声如洪钟。每天吃过晚饭,他都会到图书馆转一圈,用目光扫过那些他熟悉的书架,像一个将军巡视队列。老头要求图书馆一年开放三百六十天,大部分开馆时间从早上七点半到凌晨十二点,即使是暴风雪袭击,学校停课,图书馆也照常开门。每年冬天,我都会在雪虐路滑的天气开车上班,这样的天气,偌大的图书馆经常没有借阅者或读者,这时候开馆已经不是简单的方便和服务借阅者,而是有着一种象征图书馆精神的深层意义,我感到充足,实实在在地过着图书馆瘾。

    同学们说,河大的新校园和现代化图书馆早已拔地而起,当年的图书馆及阅览室,已易名为博文楼和博雅楼。是了,作为图书馆,她们面积狭窄,功能落后,但是她们曾经滋养了一届届的河大人,包括我,也是对她们的景仰和迷恋,促就了我出国后的职业生涯,我会永远想念她们---那个“曼德利”,就像想念母校。

作者简介:
訾晓霞,河大中文系79级,83年毕业
1983-1984 河南中医学院宣传部
1984-1989 河南日报,记者,编辑
1989-1995 广州日报,记者,编辑
1995-1997 奥地利,自由撰稿人
1997-目前 美国,曾在爱荷华大学医院图书馆及法学院法律图书馆工作

 

 

录入时间:2012/9/19 16:41:25
#上一篇新闻:我记忆中的河南大学农学院
#下一篇新闻:旧址新学 泽惠中原
 
河南大学版权所有◎2010 地址:中国·河南·开封·明伦街/金明大道 邮编:475001/475004
校庆专线:0378-2868833 校庆邮箱:xq100@hen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