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河大情缘   >> 正文
 

我记忆中的河南大学农学院

庆祝河大建校100周年
新闻作者:王守正 已访问:9098 责任编辑:陈钟

    在河大百年校庆的前夕,我写了一篇我记忆中的河大农学院,以庆祝河大百年校庆,文中回忆了河大农学院在三十年代初期,抗战时期和抗战胜利后的情况,虽然这是半个多世纪前的情况,但是往事历历在目,刻骨铭心。

一、三十年代初期河大农学院人才济济,改革教学,科研创新

    1930年河南中山大学改名为河南省立河南大学,农科改为农学院。这时北伐胜利,学校经费充足,农学院发展很快,可以说是农学院最辉煌的几年,突出表现为人才济济,改革教学,科研创新,名传中外。

    在台湾出版的《李先闻自传》一书中有这样一段记载:“河南大学(农学院)原来聚集了那么多有学识、年轻而又想有作为的回国学者在一起,本来可以大有成就,就因为小人离间,造成误解,把一个很好的团体拆散了。使河大农学院的好景,像昙花一现而已。”

    1930年郝象吾任农学院院长,下设三个系:农艺系主任陈显国、园艺系主任王陵南、森林系主任万康民。为了加强理论联系实际,改变黑板上种田的脱离实际的教学方法,农学院决定将三、四年级的学生从河大校本部(开封城内)迁到开封南关繁塔寺(农学院实习农场)上课,使学生更加接近农业生产实际。在农场还建设有教学有房、温室、果品贮藏室等,还购置了许多图书、仪器和设备,以满足教学和科研的需要。

    1931年万康民接任农学院院长,仍为三个系,系主任没变。万康民对农学院进行了多项改革,首先是将农学院师生和设备等全部从河大校本部迁到开封南关繁塔寺,在农场进行教学。在农场新建有教室、实验室、种子室、贮藏室、图书室、办公室、小礼堂等。使学生不仅能在教室里学,还能在实验室、试验地里学,培养学生既会动脑,又会动手,改变了黑板上种田的教学方法,教学质量明显提高,农学院的面貌为之一新,不少外省市青年学生慕名而来农学院学习的很多,先后有几十人之多。“九一八”后国立东北大学农学院的师生也到农学院借读。为提高学生的基础水平,1931年河大办了附属高中,包括自然、医学、农学和社会四组,农学班加授生物学、植物学、动物学等。

    1933年涂治接任农学院院长,农学院仍为三个系,农艺系、园艺系主任没变,森林主任为李达才。1933年成立畜牧系,系主任是许振英,涂治很重视学术研究,他有上万册图书。

    在农场方面,先后有栗显卓、李先闻任农场场长,他们非学重视试验研究工作,几乎人人都有试验项目,如遗传育种、作场栽培、土壤肥料、病虫害等都有试验项目。还购置了许多试验仪器设备和工具,以满足试验研究之用。

    还编辑出版了《河南大学农学院季刊》,提出以学术发展事业,以事业促进学术的号召。我保存有这个期刊,可惜在文革中被抄家时抄走,丢失了。

    1935年后,由于种种原因,许多专家教授先后离开了农学院。

    据我所知,当时农学院有30多位专家教授,他们从国外学成回国,获得博士、硕士学位,陈容非常强大,名传中外,这些专家各有专长,其中有许多是国内外的知名学者,学有成就。

    郝象吾: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博士,我国早期遗传学家。曾任农学院教授、院长,河大教务长。教授遗传学、植物生理学。著有《演化与优生》,他是我国现代最早提倡优生的学人之一。

    万康民:美国耶鲁大学硕士,我国早期林学家。曾任农学院教授、系主任、院长、教授森林经理、测树学、测量学等。他是我国测树学的奠基人,他还是水利工程专家。

    涂治: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博士,我国早期植物病理学家。曾任农学院教授、系主任、院长等职。教授植物病理学、生物统计、田间技术等课程。后两门课程全国各大学都未开设,河大农学院首先开设,深具指导作用。解放后曾任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

    李先闻:美国康奈尔大学博士,我国早期遗传学家,曾任农学院教授、农场场长等职。教授遗传学、植物生理学等课程。他是我国细胞遗传学奠基人。中国中央研究院院士,植物研究所所长,人称“甘蔗之神”、“半仙”。

    赵连芳: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博士,我国早期遗传学家。曾任农学院教授。教授作物育种学。中央研究院院士,水稻育种专家,曾任联合国粮农组织稻作专家。

    彭谦: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博士,我国早期土壤学家。曾任农学院教授、系主任、教授土壤学、肥料学。农学院建有全国最好的土壤实验室。
其他的专家教授还有:陈显国(美国硕士,土壤学家);王陵南(美国硕士、园艺学家);许振英(美国硕士、畜牧学家);李达才(留日,林学家);王直青(美国硕士、棉作专家);何一平(美国硕士、农经专家);陈佑进(留美、农化专家);陈伯平(留日、园艺专家);黄以仁(留日、植物学家);董时厚(园艺专家);邵德伟(留日、造林专家);刘家驹(林学家);陶希圣(水利专家);黄希周(美国博士、林学家);路仲乾(美国硕士、蓄牧学家);林世泽(美国硕士、畜牧专家);栗显卓(留美、畜牧专家);谷子俊(留日、兽医专家);吴心甫(留美、畜牧专家);还有乐天愚、林君武等专家。

    在科学研究方面,更是雨后春笋般的发展,其中有些项目都是创新研究,为我国的科学事业做出很大贡献。

    李先闻领导的研究有6项:粟抗黑穗病试验,论文发表在美国“Phytopathology”;小米开花习性的观察和研究。番南瓜与南瓜杂交后的细胞遗传研究,论文都在美国发表。还有他领导的作物育种研究有3项:小米方面有孟及人负责;小麦方面有刘祝宜负责;大豆方面有王鸣岐负责。这些研究在当时都是创新研究。

    涂治领导的作物抗病育种研究有2项:一是小麦抗锈病育种研究;二是小米抗黑穗病育种研究,后者与李先闻合作研究,首次用种子接菌方法鉴定品种的抗病性,引起全国注意和仿效,这也是创新。

    彭谦领导的土壤改良研究有2项:一是盐碱土改良研究;二是河南省土壤分析研究,农学院建有全国最好的土壤实验室。

    棉花改良研究有三项(全是合作研究项目):①与中国银行合作,在灵宝建立棉花试验场,改良棉花,李先闻负责。②与中央棉产处河南省棉产改进所合作,在开封开办棉场,改良棉花。③与上海华商纱厂合作,调查河南省棉花生产情况。

    李达才领导的研究有2项:一是渑池县宫前镇伏牛山天然林之勘查,以后准备成为森林系的实习林场。二是登封县嵩山林场的测量和规化。

    黄以仁的研究有1项:平汉铁路局所属林场林区树种和森林植物分布的调查,与平汉铁路局合作。

    还有万康民的杨树树干解析研究和邰德伟的毛白杨种子繁殖研究。还有些研究项目自己记不清,如铁路枕木树种的调查;黄河防护林研究等,不知是谁搞的。

    园艺、畜牧方面我知道的仅有2项:一是国外果树,花卉品种的引进观察;二是许振英杂交猪的研究。

    从以上这些不完全了解,在当时都是创新的或首次研究,特别是李先闻的研究已引起国际上的注意。

    这时河大农学院在全国是一流的,创造了多项全国第一或首创,名传中外。

    这几年农学院人才济济,改革教学,科研创新,为国家培养了许多优秀人才和国家栋梁,先后毕业的有50多人。

    王鸣岐:1932年毕业留校,美国博士、农学院教授、系主任、院长等。著名微生物学家、植物病毒学家、植物病理学家、一级教授、博导,我国粮食微生物学科和植物病毒学科创始人。

    孟及人:1928年毕业留校,1945年应邀赴台协助接受台湾农林工作,任台糠公司处长、场长、总工程师等。在改革甘蔗耕作制度,品种选育推广等方面做出重大贡献,创台糖高产记录。

    戈福江:1935年毕业。台大教授、博导、台湾养猪研究所所长,台湾养猪事业创始人,创办中国文化大学畜牧系,任系主任,中国畜牧学会理事长。

    周恒:1937年毕业。台湾中兴大学教授,创办水土保持系和水土保持研究所,任系主任,人称中国水土保持之父,制定了台湾水土保持法。

二、抗战期间河大农学院流亡办学,艰苦奋斗,服务生产

    八年抗战期间,我随河大农学院一起搬迁到镇平、潭头、荆紫关、陕西石羊庙等地,亲眼目睹河大农学院在流亡中办学,艰苦奋斗、服务生产的百折不挠、自强不息的办学精神。1945年英国中英科学合作馆馆长李约瑟博士(Needhdm)代表英国文教界慰问河南大学时,他的秘书曹天钦在当时的日记中(1945/9/10)写到这样一段话:“河南大学离卧龙寺数里,坐押道车东去,有趣已极……。战时各大学受损害最大者,莫过于河大,前后凡六迁徒,损失图书甚至生命,目前散居卧龙寺附近,石羊庙等地,穷困至极……。但在所有大学之中,那种一团和气,诚而不用心计之校风,当首屈一指。河南人品质真可佩。水准并不低,例为:Plant pathology教授王鸣岐工作极勤,风度亦不俗。“从这段日记中看到河南大学(包括农学院)百折不挠、自强不息的办学精神,这种精神在全国是出了名的。

    河南大学(包括农学院)在多次搬迁途中,师生们颠沛流离,苦不可言,徒步行走,翻山越岭,风餐露宿,住民房草屋破庙,以苦为乐,坚持教学和科研工作,为了祖国的教育事业,几乎没有掉队的。

    在镇平时,农学院院长是郝象吾,下设三个系:农艺系主任王直青、森林系主任李达才、畜牧系主任路仲轮。到潭头时农学院院长先是郝象吾,后是王直青,下设三个系,农艺系(后改为农学系)主任先是王直青,后是王鸣岐;森林系主任先是李达才,后是栗跃岐;园艺系任田淑民,畜牧系停办。

    八年抗战中,河大农学院无论搬到什么地方,总是把教学放在第一位。在镇平时,农学院在镇平城外的安国城,另建草房多间,学生吃住上课都在这里。由于办学条件差,在这里主要是上课,大部分实验课都没法进行。有些学生由于经济困难而失学或转学。老师多住在城里或城外的农村,我家就住在城外的腰庄。老师去安国城上课,风雨无阻。在潭头时,农学院在潭头北门外的大王庙,学生吃住都在这里。大王庙前有个上神庙,该庙有两个院子,前院为教员休息室,后院为河大总图书馆。在这里还盖有多间草房作为教室用。室内照明用的是土油灯,勉强能照明用。室内的桌凳是请当地人用木板和土坯垒的。初到时农学院没有试验地,后来在当地租到数十亩农田作试验地,还租到千余亩山地作造林用。由于潭头周围全是大山,交通不便,外边的东西运不来,当地的土特产运不出去,学生的学习生活用品都很难买到。当地全是土路,晴天还好,雨天全是烂泥。老师多住在潭头塞内,我家住在潭头东街。老师要到上神庙去上课,风雨无阻。经当时教育部考核,河南大学上课总时数为全国之冠。1994年教育部综合评估,河南大学在全国国立大学中排第六名。河南大学就像一座灯塔,照亮了河南省和周边省的许多青年学生,慕名来报考河南大学的青年人很多。

    由于各种原因,农学院的老师严重不足,有些课程开不出来,只好请其他老师代课或暂停开设。王鸣岐教授有时要讲授5门课程,就是这样有些课程还是开不出来,教学十分困难,只好请人代课或请人集中课时上课。有些年级只有1-2个学生,老师照常去上课,师生面对面坐在一起讲课。

    以后搬到荆紫关,石羊庙等地,教学更困难,没有桌凳,每个学生发一个小板登和一块木板,上课时学生坐在小板凳上,木板放在膝盖上来记笔记,当时既无教课书又无讲义,只能靠老师讲,学生记。学生必须认真听才能记好笔记,所以学生上课都很认真。

    在这样极端困难的条件下,多难兴邦,许多老师还积极从事科学研究,解决农业生产中科学技术问题,为生产服务,为农业科学的发展做出许多贡献。

    在潭头时,王鸣岐教授通过对枣疯病病株和健株的反复嫁接和病原检查后,在世界上首次提出枣疯病病毒病原学说,并为以后各国的研究所证实,提出了砍除病株,以保护健株,在生产上起到良好效果。猴头菌人工栽培获得成功,这也是世界上的首创。首次证实赤豆花病种子可以传染。调查河南省植物病害,鉴定了河南省600多种植物病害,填补了河南省的空白。这些成果多尚未发表,在逃难中丢失。到陕西后,王鸣岐沿铁路线调查了陕西关中的植物病害,现在我还保存有这个原稿。郝象吾“演化与优生”的研究,他是我国最早提出优生的学人之一。陈振铎关于豌豆象生活史和防治的研究。刘祝宜关于小麦分叶的研究等,都是在抗战期间完成的。

    河大农学院还有一个很好的传统,就是每到一地,都要尽可能了解当地的农业生产情况,为当地农业生产服务。在镇平时曾组织师生对当地农作物栽培情况进行调查,发现小麦、甘薯等作物的栽培方法和贮藏方法都需要改进,并向当地提出改进意见。镇平城外有个菩提寺,是佛都盛地,黄菊逸教授带领学到该寺附近调查树木种类和生态环境,进行山地测量,一干就是10多天。

    潭头是个小盆地,有山川平原,生物相复杂,对农学院来说,实在是一个很好的学习环境,老师们经常带领学生到野外调查和采集标本,在城市这是无法实现的。为了开发伏牛山区,王鸣岐、付茂轩(生物系)、李俊甫(化学系)多次深入伏牛山区考查,发现大面积的原始森林,许多名贵的食用药用菌类,严重的病虫害问题,还发现有许多稀有的动植物和矿物。在重渡发现亚热带植物和昆虫,在老君山发现寒带植物。为开发伏牛山区做准备,由于日军的侵犯而被迫停止。

    有一年蝗虫大发生,农学院师生组织治蝗队,指导农民治蝗,并收购蝗虫,后来全国治蝗总督导刘淦芝先生来河南调查蝗虫的发原地,指导治蝗,还为全校师生介绍治蝗的政策和方法。这一年小麦黄疸病也大发生,学校就请王鸣岐教授讲“黄疸病的发生原因和防治”,教育部还拨了专款进行研究。从此开始,每周老师给学生讲解一病一虫,并展示标本,还向农民讲解病虫害的防治。

    为了向农民普及科学知识,推动粮食增产,农学院将院内的设备和研究成果及品种向农民公开展览三天。第二年再次展览,对发展当地农业生产,普及科学知识起到了推动作用,为了防治河水泛滥和绿化荒山,发动师生在河滩和荒山上造林。从沦陷区或战区来的学生,没有经济来源,学校发给贷金,但是必须参加一定的劳动,如修路、修河堤、整理实验室、绿化校园等。

    原河大校长王广庆在其所著《抗战时期河南大学迁校经过》一文中有这样一段记载:“农学院在镇平时,发现豌豆入仓后,多生小黑甲虫,蚀豆粒为圆洞。豆一出仓,即粉粉外飞。乡民深以为忧,本地人有归咎为德国洋槐带来,经农学院病虫害主任王呜岐教授指导同仁及助教等,利用显微镜设备长期细心研究,发现小黑虫初产卵于花上,再后方蔓延于子粒中,自与德国洋槐无关,经兴办防虫演讲,劝导防治,害仍减少。又潭头一带小麦常有锈病,本地名为黄疸,亦经王鸣岐及诸教授细心考察,实地实验,数年研究,亦发现小麦生锈病之原因,系由伏牛山一带所产黄柏及淫洋藿叶上锈菌有所传染,此等病菌,飞散传播,染于小麦即为锈病。研究结果用中英文发表,得到教育部拨专款继续研究。

    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流亡办学,农学院年年招生,为国家培养了200多名学生,为国家为社会做出了贡献。

    张翰文:1945年毕业。1950年响应党的号召从南京赴新疆工作,新疆八一农学院教授。植保系主任,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专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新疆科技顾问,长期在新疆从事植病工作。

    张学礼:1945年毕业,新乡职业技术学院教授,省管专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长期从事夏棉研究。

    訾天镇:1942年毕业。河南农业大学教授,农学院烟草专业主要奠基人之一,长期从事烟草研究。

    罗鸣福:1942年毕业,河南农业大学教授。还有李铁生、李五超、苌哲新等。

三、抗战胜利后河大农学院创建新址,广揽名师,再创辉煌

    1945年抗战胜利后,年底河大农学院从陕西迁回到开封。1946年我考取国立河大农学院。同年王鸣岐教授任农学院院长,下设三个系:农学系主任先是沈学年,后是彭谦;园艺系主任先是田淑民,后是章君瑜;森林系主任栗跃岐。

    1967年河大原校长姚从吾在台湾出版的《中州文化论集》发表的文章中曾对抗战胜利后河大农学院有这样的记载,摘抄如下:“王鸣岐、彭谦等领导下的农学院,颇有生气……。属于农学院的实验室比较完备……,又有农场、林场、罐头厂等……。河大增聘教授,购置仪器,未及一年,不但恢复归观,且有欣欣向荣之势。从这些记载中可以看出当时农学院的一些情况。

    农学院在开封的院址(繁塔寺),此时是一片瓦砾,杂草丛生,无法进行教学,师生吃住都很困难,怎么办?这是摆在师生面前的一个大问题,在此万难之中,师生要面对现实,抓紧时间修复校舍,学生打地铺,争取早日复课。2011年春节我又到繁塔寺农学院旧址,这里正在改造成公园。

    暑假后,王鸣岐院长召开扩大院务会议,会上提出“农业教育之实施应本着机械化、生产科学化、手脑并用、理实结合、发展中原农业为原则,办好农业教育,为生产服务”。在困难中求发展,求进步。同时还提出农学院的院址问题要大家考虑。农学院原来的院址(繁塔寺)教学区不足百亩,教学设施多被破坏;另有试验地数百亩,不能满足农学院发展的需要。

    繁塔寺附近的干河沿原来是农学院农场的土地,日军侵占开封后,将干河沿改为日军兵营。抗战胜利后,经多次与有关方面的交涉,先将干河沿北区北部收归农学院所有,约有300亩土地,后扩大为北区全部,约有800亩土地。南部虽然也归农学院所有,但尚未收回。这样农学院在干河沿有800亩的教学区,繁塔寺有500多亩的试验地,这就为农学院的发展创造了条件,奠定了基础。农学院计划发展为六个系,即农学、园艺、森林、病虫害、畜牧兽医和农业化学。1946年秋季农学院搬到干河沿办学,这里还有工学院和新生,所以这里又叫国立河南大学第三院。

    农学院搬到干河沿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号召师生自己动手,美化学习环境。这里原来是兵营,不适合办学,必须进行改造。改造的第一步是制定干河沿的整体规划,先将农工两院分开,然后再考虑农学院的学生宿舍、教室、试验室、食堂、厕所、图书馆、苗圃、试验地等。整体规划由农学院负责设计,测量工作由教测量的老师领着学生干,实施则由学生和工人干,包括道路整修、花坛设计、路旁和房前屋后的绿化、荒地的垦殖、房屋改造等。道路以路两旁所栽树种命名。学生开着托拉机耕翻平整土地,有的用作苗圃,有的用作实验地。经过师生的努力,新院址很快变成了环境优美的学习校园。

    新院址内基本上没有盖新的教学用房,只是对原有的房屋加以改造利用,大约有800多间。有图书馆、阅览室、会议室、教室、实验室、学生宿舍、餐厅、办公室、厕所、农具室、罐头加工厂等。在农场建有许多配套的试验用房,为鸡舍、乳牛舍、猪舍、贮藏室、种子室等。农学院的实验室是河大各学院最好的。农场的大门左悬“国立河南大学农场”,右悬“农林部中央农业实验所北平农事试验场开封工作站”。这就是农学院新院址和农场。2011年春节我又到农学院的旧址,这里已成为解放军兵营,进不去,我只在附近照了张像。

    王鸣岐院长认为要办好农学院没有名师不行,所以他就广揽名师,开设了许多过去没有开设过的课程或改革课程内容和教学方法,以提高教学水平,培养国家急需的人才。

    王院长首先考虑的是农业必须机械化,聘请留法的农机专家陈伯川教授,讲授农业工程、农机具、农产品制造等课程,这些课程都是过去没有的新课程,农学院还把这些课程列为全院的必修课程,还办有农机具修理厂。在全国各高校的农学院中这方面河大农学院是领先的。抗战胜利后花园口堵口工程完成,大面积黄泛区土地急待复耕。河大农学院与黄泛区复兴局合作,筹建黄泛区实验示范农场。大批农业机械从国外运抵河南,我国农机人员奇缺,就请国外人来办农机培训班。第一批20名学员中,农学院应届毕业生就有十多人参加。第一期培训班结束后,第一批的学员都成为第二批培训班的教练员,前后经过数期的培训,培养了一大批农机人员,黄泛区就成为我国农业机械化的发源地。复耕后的土地无条件交给归耕难民使用,中国的农业机械化就是从黄泛区开始的,河大农学院师生为我国农业机械化做出一定的贡献。

    随着园艺事业的发展,果蔬加工利用越来越受到重视。农学院就聘请周士礼教授讲授园艺加工利用课程,还建立了园艺利用实验室和制罐头室。在作物育种方面,在开封时聘请作物育种学家沈学年(美国硕士),到苏州后又聘请著名遗传育种学家吴绍骙教授(美国博士),除讲授作物育种课外,还讲授细胞遗传学。农田水利方面聘请鲁祖周教授(欧洲留学),水土保持方面聘请陈鸿佑教授,还聘请有前土壤学家彭谦教授(美国博士),前畜牧系主任路仲轮教授(美国硕士)。另外还聘请几位外国专家讲授英语、园艺育种、农业推广、农具等课程。

    在苏州时还聘请植物分类学家杨庆门教授(美国博士),造园学家章君瑜教授,农业经济学家学沈文辅教授(美国硕士)和前院长万康民教授,园艺利用学家奚铭已教授等。以上这些教授多为当代名师,所开课程内容新颖。

    另外还应当指出的是王鸣岐院长,“他是国际知名学者,是农学院在搬迁以至复员时期的台柱,也是全院师生的第一偶像人物(见《国立河南大学在台校友事略》一书语。)王鸣岐是美国明尼苏大学博士,我国早期植物病理学家,任农学院教授、系主任、院长等职。教授植物病理学、真菌学、植病研究和讨论。著名植物病毒学家、微生物学家、植物病理学家。粮食微生物学科、植物病毒学科创始人、国家一级教授。在《中国科学技术专家传畋》。《中国农业百科全书》、《微生物学词典》、《微生物学报》、《国际名人录》(英国)、《中国传记文学》、《中原文献》、《薪火集》、《香港快报》等对王鸣岐教授都有报导。在王鸣岐诞辰100周年时,河南大学出版了《王鸣岐文集》。还出版了《王鸣岐先生诞辰100周年纪念》专辑。中国医学科学院副院长卢圣栋称‘王鸣岐是真正的华夏的基石,国家的脊梁’。”

    为办好农学院王鸣岐呕心沥血,鞠躬尽瘁,他与全院师生艰苦奋斗,共同努力,使农学院再创辉煌。

    农学院的学术空气十分浓厚,1946年秋季成立了农学会,选举曾俊峰为会长,王守正为理事长。理事会下设学艺股、生活股、康乐股、推广股、图书股、出版股等。农学会的成立,大大活跃了农学院的学习和学术空气,激发了师生们对农业科学的学习和研究。

    学艺股是理事会下设的最大的股,下面又设许多小组。《科学农业》是该股最大的综合性壁报,发表师生们的优秀论文,每半月出一期,创刊号上王院长的提词是“手脑并用,理实合流”。另外各个系还办有专业壁报,为《农艺》、《园艺》、《植病》、《森林》。还有学生自由组合办的壁报,为《遗传育种》、《土壤》、《畜牧》、《大地》、《耕耘》、《大地画刊》等。这些壁报都是1个月出一期。《农报》是唯一的油印刊物。壁报上的文章自由发表,深受师生们的欢迎。每到壁报出版日期,在走廊两边墙上全是壁报,师生们边看边记。各系还经常举行学术报告会或专题讨论会。农学院的学术空气是河大各学院中最活跃的,多次受到学校领导的赞誉。

    种壁报按5篇论文计算,十几种壁报一月就要发表50多篇论文,一学期就要发表上百篇的论文。其中有些论文是老师多年的研究成果,如王鸣岐的“复员两年来河南省植物病虫害及其防治”,“小麦药粉拌种报告”,“设置黄泛区实验示范农场”,“河南省小麦病害研究报告(摘要)”。刘祝宜的“麦类分叶之研究”。訾天镇的“栽培方法之变化对烟草品质之影响”。郭省三的“芝麻摘叶与产量试验”。学生的论文有“用修饰法求连系遗传之交换值”等。这些论文的发表不仅活跃了农学院的学习空气,也培养了师生的写作能力。我曾用我所学知识写了一篇“植物卫生”,发表在《植病》壁报上,文章说要保持健壮,就要经常打扫卫生,以发泄对当时社会的不满。

    其他各股也都有自己的工作,这里只说推广股在苏州的活动。推广股编印有《农人导报》,半月出一期,向苏州郊区农民宣传农业科学知识;还办有“农人向事处”,解答农民所提出的问题,还办有“农民服务队”,星期天到郊区农村指导农民生产和推广农业技术,很受农民欢迎,有的郊区农民提着酒到农学院来表示感谢。

    1946年王院长提出,要求学生要会动脑想问题,还要会用手解决问题,不仅要在教室里学,还要到实践中学。如利用暑期派高年级学生到各县进行生产调查,指导农民学习农业技术,病虫害防治等。1947年暑期几乎对每个学生都安排了工作。有的到黄泛区学开拖拉机,为农民耕地,有的为归耕难民发放救济粮证,有的参加小麦药粉拌种,有的参加治蝗,有的到许昌烟草试验场参加烟草试验工作,有的到南京中央农业实验所参加研究工作等,使学生在实践中学到很多知识,我参加小麦药粉拌种和为归耕难民发放救济粮证。

    为了加强试验研究工作,还与有关单位广泛开展合作试验研究。如与中央农业实验所合作进行黄河流域美棉区试。与行总河南分署合作进行中牟防沙造林、小麦药粉拌种、治蝗、泛区农情调查等。与农林部病虫药械专门委员会合作研究小麦病害和枣虫。与河南省建设厅合作建设开封黄龙寺果树示范区。与黄泛区复兴局河南业务管理处合作设置黄泛区实验示范农场。与北平农业试验场合作建立开封工作站等。

    抗战胜利后的这几年,农学院在困难中求发展,创建新址,广揽名师,再创辉煌,为国家培养了许多优秀人才。从1946年到1949年共毕业150多人,为国家做出了贡献。

    焦庭萱:1947年毕业,台湾烟叶试验所所长,烟草专家,人称烟草圣人,为台湾烟叶发展做出重大贡献。

    胡开仁:1947年毕业,台湾农业试验所植物病理系主任,食用菌专家,他使台湾洋菇外销占世界首位,获中华农学会学术奖和第一届杰出科技奖。

    孟广益:1946年毕业,我国第一代农机人员之一,主持河南救济分署农垦大队,为黄泛区农业机械化做出重要贡献,是知名的农耕专家。

    付维宁:1949年毕业,美国康州中央大学遗传学教授,与中科院遗传所合作研究我国不同民族的人类遗传。

    作者简介:王守正,河南省滑县人,1928年生,1946年考取国立河南大学,毕业后留校工作至今。河南农业大学教授。河南省优秀人民教师,河南省优秀科技工作者,河南省为四代建设服务选进个人,享受国家特殊津贴。河南省植物病理事长。主要从事植场病理教学和科研工作。出版著作16部,发表论文近百篇,河南省植物病理学会和植物保护学院出版了《王守正文集》。获省级科技成果一等奖3项。二等奖3项,为祖国做出很大贡献,成为农大科教精英。

录入时间:2012/9/6 10:40:34
#上一篇新闻:灵光
#下一篇新闻:难忘“曼德利”
 
河南大学版权所有◎2010 地址:中国·河南·开封·明伦街/金明大道 邮编:475001/475004
校庆专线:0378-2868833 校庆邮箱:xq100@hen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