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图文百年   >> 正文
 

校歌及其作者

新闻作者:时勇 已访问:8418 责任编辑:陈钟
  校歌是一所学校师生众望所归的灵魂家园,也是时代精神的折射。在河南大学百年建校的历史进程中,曾响彻过三种不同版本的“校歌”。第一种是建校之初,预校时期英文版的《母校之歌》(ALMA-MATER),当时只是朗诵,没有谱曲;第二种是1940年抗战时期的《母校校歌》,嵇文甫作词,陈梓北谱曲;第三种是1992年庆祝建校80周年时,新作的《河南大学校歌》,张予林作词、张彬谱曲。后一种没能普及,2002年九十年校庆时,学校决定恢复使用1940年的《母校校歌》为《河南大学校歌》(见图一:八十年校庆后陈梓北收藏并修改过的《河南大学校歌》)。并根据时代发展,将原歌词中的“三民”与“四维”改作“民主”与“科学”。从此,《河南大学校歌》在师生中再次广为传唱,成为河大人“继往开来”,再创辉煌的战斗号角。
  这首传唱至今的校歌,歌词为“嵩岳苍苍,河水泱泱,中原文化悠且长。济济多士,风雨一堂,继往开来扬辉光。四郊多垒,国仇难忘,民主是式,科学允张,猗欤吾校永无疆”。作者是著名史学家、文学家和哲学家,时任文学院院长的嵇文甫(见图二左)先生。他还创作了《献给祖国》、《走出象牙之塔》、《抗战到底》等激情奔放的歌曲。嵇文甫(1895~1963),河南汲县人。1919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1926~1928年在苏联留学,归国后历任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燕京大学讲师、副教授。1933年应聘为河南大学教授,后相继担任河南大学文史系主任、文学院院长,中原大学筹备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河南大学副校长。1950年4月当选为河南省人民政府副主席,以后又转任河南省副省长。他在河南大学执教23年(其中担任校长5年),是当时河南省惟一的一位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他的经历以及在河南大学的成就与贡献,在《河南大学校史》中有多处详细记载,这里就不再赘述了。
  校歌的曲调,如今已深深印在每位河大校友心中。不用发出几个音符,大家就能够听出是校歌的音乐。他的谱写者却不如歌声那么被人熟知。他是当年教育系教授陈梓北(见图二右)。陈梓北(1905~2001),山东黄县人。1930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系,在开封一师等校任教5年。1935年到日本东京帝国大学留学,攻读教育科研究生,1937年七七事变后愤然回国。1940年8月到河南大学教育系任教授直至逝世。《河南大学校歌》是他刚刚回国之后,怀着抗日救亡的满腔热忱和对祖国、对母校的热爱谱写出来的。同期还编写《抗战歌曲选》、《战教周刊》,并为《“七七”中学校歌》、《纪念鲁迅歌》、《远征进行曲》等谱曲。1951年陈梓北先生加入民盟,198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主讲本科生、研究生的教育统计学和小学教材教法、教育学等课程,在国内小学数学教材教法领域独树一帜。长期深入小学进行“三算”(珠算、笔算、心算)研究。在“珠算”、“三算”、“珠心算”、“脑珠算”等计算技术的研究中处世界领先地位,其成果受到日本、韩国、墨西哥专家的高度评价。著有《丹麦教育》、《基本珠算讲解教程》、《珠算速成简明教程》等书。陈梓北是中国珠算协会的创始人,曾担任中国珠协副会长、《珠算》杂志顾问等职。
  然而,这样一位在教育统计、心算、珠算等诸多方面颇有建树的专家,却还精通乐理,善于谱曲。抗战时期,在潭头的深山沟里,他精心研制教具,甚至发明出了全国首创的作曲工具———987型《陈氏乐尺》(见图三:陈氏乐尺及说明书),用于中小学音乐教师,以及爱好音乐与研究音乐者应用。它“可将难解、难记,苦于练习之部分变成易解易记而乐于练习之部分,在进研和声作曲时尤多便利”(《陈氏乐尺说明书》)。这把乐尺当时还被国民政府教育部认可,终因时局动荡而未能投入生产。据我校艺术学院琚清林教授讲:“陈氏乐尺是乐理的高度浓缩,精通乐理的老师用陈氏乐尺,一周可将一年的乐理课教完”。1992年,笔者到校南门外教授院陈老家中采访时,才第一次见到这把尘封半个多世纪,从未离开过陈老的乐尺。
  笔者在校园中与大家同唱校歌近三十年,虽然不曾聆听过词作者嵇文甫先生的当面教诲,但那铿锵有力的歌词,却是我最熟悉、最有亲切感的诗句。我还与曲作者陈梓北先生有过多年的往来。图一、图三都是在陈老家采访时拍下的。两位先生虽已去多年,但他们不同时期的容貌和众多老校友一样,都清晰地刻印在我的脑海中。他们留下的校歌,更是成为了所有河大人的心声。
录入时间:2012/1/10 10:55:38
#上一篇新闻:大礼堂和它的不同传说
#下一篇新闻:中国科举制度的终结地
 
河南大学版权所有◎2010 地址:中国·河南·开封·明伦街/金明大道 邮编:475001/475004
校庆专线:0378-2868833 校庆邮箱:xq100@hen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