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图文百年   >> 正文
 

最盛大的生日庆典

新闻作者:时勇 已访问:10773 责任编辑:超级管理员
       在我国民间,幼儿第一个生日父母要让孩子“抓周”,儿童过生日要吃煮鸡蛋,成年人生日要吃长寿面,老年人过生日有祝寿和吃寿桃等习俗。改革开放后,唱《生日快乐》、吹蜡烛、切蛋糕等形式,也都给全家人带来许多喜庆与欢乐。我们抛开不同的纪念形式,单就规模而言,一般过生日都只限于家庭、好友之间。若在学校,则有为同学举办的一个寝室的生日“par-ty”,也有全院系为老教授举行的集体生日庆典,再大些的有学校为70岁老人共同举行的集体生日活动。然而,你见过各院系共同参加的生日庆典吗?你经历过全校师生同享生日大餐的场面吗?这样一件让如今青年人难以想象的事情,是在校期间迎来全国解放那批师生的难忘经历。
      1949年12月21日,河南大学全校各院系的板报、宣传栏里的内容清一色是祝寿主题。大家停课、停工(当日是周三),穿着整齐的服装,列队到大礼堂广场集合,一起参加隆重的“庆祝斯大林七秩寿辰”活动。
      大礼堂广场早就被打扫得干干净净,门前平台上摆放着四周插满鲜花的斯大林巨幅画像,但没有摆放通常开会常有的桌子、椅子和茶杯等,只有一张放着花瓶的讲台。活动除了领导讲话、共同祝愿之类的内容外,最有趣的还是让大家按照事先画好的区域,准确地站在自己的位置上,摆出一个并不连贯的“长龙阵”(如图)。现在说来有趣,可当时是一件严肃的政治活动。每个人都按照指定位置,背对主席台规规矩矩地站在那里。许多人弄不清楚自己是何角色,场内没一个人看见大家摆得是个什么阵势。就连站在六号楼上的摄影师,当时也没能一下看到现在大家眼前的这幅景象。因为,现在看到的这幅图片是分四次完成,最后在暗房拼接到一起的。摄影师只管拍摄,一眼看不完,看完也不一定认识那巨大的俄文“斯大林”字样。看不见就看不见吧,不认识也就不认识吧,对于现场的人们来说,后面的项目才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也是更精彩的内容———为斯大林祝寿,共享生日长寿面。
     拍完造型照片,“字形”随即解散,各院系师生分别聚拢在自己的饭点,等待那难以忘怀的时刻。此时,各炊事班的大师傅全部抬着热腾腾的卤面大笼,如同开封鼓楼夜市“入场式”那样,紧张有序地穿梭于校园之中,转眼间就送到了各个饭点。黑压压的人群中,漂浮并升腾着白龙般的热气,香味儿笼罩了整个河大园。虽是严冬时节,可广场上、校园中,师生们的脸蛋儿上却都充满着春意。1949年7月入校的师训三班胡逸生同学,几十年后回到这里,还记得“印象最深的一次午餐”,仍能感受到当年掀开笼盖时那迷人的卤面香味。也难怪,虽说当时学校还挂着“国立河南大学”的牌子,师生伙食都是供给制,可平常吃的还多是高粱面窝窝头,所以有人戏称自己是“双塔牌”河大人———校园中的黑铁塔和每天食用的黑窝窝。那时,一周能吃上一次白面馍或是哪天菜里有点“荤腥儿”,就算是改善伙食了。
      这等规模的生日庆典不算小吧?其实不仅我们如此,当时全国各大城市都在举行盛大的祝寿会。人们不会忘记,新中国开国大典开始后仅两个小时,苏联政府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照会就发到了中南海,也由此带动了欧亚十余个国家对中国的承认。就在当月,毛泽东主席平生第一次出国,到苏联参加斯大林七十寿辰活动。期间,在寒冷的异国他乡,毛泽东默默度过了自己的56岁生日。
      这算是中苏两国最大的生日庆典了吧?不,它还是全世界最盛大的一次生日庆典。第二天(1949年12月22日)《人民日报》发表的题为《世界人民庆祝斯大林寿辰》的文章指出:“这是中苏两国人民的一件大事,也是全世界人民的一件大事……各人民民主国家也展开了群众性的祝寿运动。这表现在各国生产企业部门的劳动竞赛上,表现在各国人民的祝贺信件和大规模的签名运动上,表现在各国群众性的献礼运动上,也表现在大规模出版和阅读斯大林传记及其著作的群众性活动上。人民民主国家的劳动人民通过这些群众性运动,表示了对斯大林的无限爱戴。资本主义国家特别是西欧各国的人民,也为斯大林的丰功伟绩及其崇高理想而庆祝他的健康。英、法、意、美、荷、挪威、瑞士、奥地利、希腊这些国家的工人阶级、革命政党和进步人士,通过展览会、祝寿会、演讲会、送礼、签名、发行特刊与纪念册以及马恩列斯著作的各种方式,来扩大宣传斯大林的事业和学说的影响。”由此可见,这样的生日庆典,当是举世无双的。
录入时间:2011/3/13 20:20:10
#上一篇新闻:河南贡院老照片
#下一篇新闻:六号楼和她的传说
 
河南大学版权所有◎2010 地址:中国·河南·开封·明伦街/金明大道 邮编:475001/475004
校庆专线:0378-2868833 校庆邮箱:xq100@henu.edu.cn